黔南州禁毒网

    当前位置:
  1. 首页 >> 戒毒康复

尿检却被认为复吸?面对质疑的他主动来到了派出所……

作者:王晓 时间:2021-12-02
       十月中旬的这天,天刚亮,伍林各的电话就响了,是青山村的黎孝兵打来的。
  
  伍林各是贵州省黔南州长顺县公安局马路派出所协警,黎孝兵是长顺县广顺镇马路社区青山村人,曾是一名吸毒者。黎孝兵在电话里对伍林各说:“今天我要到派出所做个尿检。”
  
  伍林各心里有不详之感,莫非黎孝兵又复吸了?不然大早上的,黎孝兵为什么要主动申请做检测?
  
  黎孝兵来了,无精打采的样子,脸色也不好看。不等伍林各问他,就先开口道:“请你赶紧给我做个尿检。”伍林各问:“你又忍不住了?”黎孝兵语气坚决回答:“没有。”
  
  检测结果呈阴性。黎孝兵这才露出轻松的笑容:“这回相信我了吧。”
  
  原来,这段时间黎孝兵身体不舒服,饮食和休息状态都不好,儿子黎大为叫来他的哥哥黎大志以及他们的母亲王银花,召开家庭会议,逼着黎孝兵承认又复吸海洛因。无论黎孝兵怎么解释,家里人都不相信。无奈之下,黎孝兵想到,只有到派出所来做尿检,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  
  “以前一听说做尿检,我就怕,尽量的躲,这回,我还真的感谢派出所,不然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”黎孝兵拿着检测报告单,一边说一边兴冲冲往家走。
  
  戒毒又复吸 他在民警这里“挂上了号”
  
  2013年11月3日,黎孝兵被长顺县公安局马路派出所民警从安顺市第一强戒所接回来。当天,伍林各一边核对黎孝兵的信息资料,一边说:“怎么又是你?”原来,在2010年6月,黎孝兵第一次从安顺司法强制隔离戒毒所出来时,也是伍林各接待的。时隔三年,两次被强戒,黎孝兵就这样在伍林各这里“挂上了号”。
  
  在青山村,人们都夸黎孝兵生了两个好儿子,特别是小儿子黎大为,年纪轻轻,就在安顺东站搞起蔬菜批发生意,收入可观。2007年,黎孝兵主动到安顺去帮儿子的忙。黎大为非常孝顺,看到父亲那么辛苦帮自己,就给了父亲一个存折,上面存有5万元钱,让父亲慢慢花。
  
  半年后,黎大为却发现,父亲干活不如之前那么卖力,精神状态时好时坏,更让黎大为惊奇的是,父亲存折上的5万元钱已经全部花光。
  
  正在这时候,黎大为接到通知:父亲黎孝兵因为吸食海洛因,被送到安顺司法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。原来,黎孝兵刚到安顺不久,就染上了毒品,吸上了海洛因,每天最少也要花费几百元钱购买毒品。黎孝兵吸毒被抓的消息传到老家,人们议论纷纷,原本受人尊重的家庭,一下子被人指指点点。黎大为和家人也倍感羞愧,他们默默的等待父亲戒断回来,重新开始新生活。
  
  2010年6月,黎孝兵戒断成功,回到儿子黎大为的蔬菜批发部,继续留下来干活。黎孝兵向家人保证:不再吸毒!家人都相信了他的承诺。然而,意志薄弱者的承诺经不起一阵风吹。几个月后,黎孝兵又再次吸毒,被警察当场查获,又一次被送到强戒所。
  
  三年又过去了,面对第二次强戒回来的黎孝兵,伍林各反复强调社戒社康的相关规定,并从社会危害,家庭损失等方面劝解黎孝兵。伍林各在派出所做协警多年,常年跟群众打交道,做思想工作有一套经验。伍林各发自肺腑的一番劝说,让黎孝兵羞愧不已,连连保证“永不再吸”!
  
  伍林各联系上黎大为说:“你们要从家庭的角度多关心你的父亲,多鼓励和帮助他。”
  
  黎大为告诉伍林各,“我想办一个养殖场养鸡,让我父亲来具体负责,他有事情做,就不会往外跑,也就不会再联系上那一帮药鬼。”
  
  这个主意得到伍林各的赞同,他表示会随时鼓励和关心黎孝兵。伍林各说到做到,那段时间,他几乎天天都要来找黎孝兵谈心,鼓励他放下思想包袱,彻底告别过去。伍林各说:“不为别的,为你的子子孙孙,你都不能再复吸。”黎孝兵随即表态“你们警察和我无亲无故,都如此关心我,我再吸,就真的不配做人了。”为了痛改前非,黎孝兵主动交出手机,整天呆在村里,断绝与外界的联系。
  
  就这样,黎大为投入近百万资金,在青山村外的一座山脚下,建成了占地三千余亩的三个养鸡大棚,成立了公司,取名为:长顺县健平畜禽养殖有限公司。
  
  只要下决心改正错误,永远都不会晚
  
  从公司筹建那天起,黎孝兵就一头扎在工地上,再苦再累的活,他都卖力去干。黎大为想给父亲一些零花钱,黎孝兵都会回答:“我不要钱,每个月你给我买两条烟就行。”整整一年时间,黎孝兵没有离开过工地,更没有离开过村子。协警伍林各每次来工地,黎孝兵都在干活。为了给儿子节约资金,重活苦活黎孝兵都抢着干,不同意请人帮忙。黎孝兵告诉伍林各:“流再多的汗水,都觉得对不住家人,都弥补不了自己曾经犯下的错。”伍林各鼓励他说到“一个人,只要下决心改正错误,永远都不会晚。”
  
  养殖大棚建成后,黎大为第一次投入鸡苗一万羽。黎孝兵更是一步都不敢离开养殖场。他跟随技术员学技术,主动喂食,清理鸡粪,半夜都要起来看鸡苗几次。有一次,黎孝兵发高烧,还坚持照顾小鸡,结果倒在鸡舍里,被送到镇上医院。打了退烧针,他又要往养殖场去,医生不允许,他便央求医生:“你开几颗药给我吃就行了,在这里躺着我心里着急,养殖场还有一万只鸡呢。”伍林各听说黎孝兵生病,来看望他,黎孝兵说:“你快帮我求医生,让我回去吧,那些鸡苗不能出事啊,为建这个养殖场,儿子还差钱呢。”
  
  为建养殖场,黎大为确实向朋友们借款了,他说:“建养鸡场,主要是让我父亲有事做,赚不赚钱我也没有把握。”
  
  当养殖场的鸡增加到三万只时,黎孝兵每天睡眠时间都控制在五个小时内。余下的时间,他都奔走在三个养殖大棚间。养殖场的技术员说:“黎叔一点都不像老板的父亲,更像一名打工者。里里外外的活,没有他不会的。”
  
  时间一年年流走,在忙碌中,黎孝兵已经彻底与过去告别。每次伍林各过来,他都能坦然的交流,积极配合做尿检和接受其他检测。他也不忌讳别人问起他当年吸毒的事,每次他都会说:“过去的那种错,我是永远都不会再犯。戒断回来的这八年,家人不放弃我,派出所的民警也一直关心我,我觉得自己很幸运,我也很珍惜。”
  
  不久前,黎大为的三万只成鸡已经出栏,被卖到省外。大棚需要修整一段时间,黎孝兵却闲不下来,修修补补,清扫消毒。偶尔到村里来办事或者买东西,路过派出所,他就拐进来坐坐。这么多年,他已经习惯于有什么事,都来跟派出所的民警说,来给伍林各说。他经常会说:“做个正常人,很幸福,还能和警察交朋友,真好!”
  
  (文中除了协警伍林各,其余人物均为化名)



回到顶部